第二十九章(1 / 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最近周济世有些满意又有些不满意

让他不满的是旷如霜和谢小兰是他一个人弄回来的,本想一个人享用,但是秦歌800里信鸽传书,先是将谢小兰软禁起来一个月,不让男人近身;又将旷如霜示为自己的“小老婆”,本来两个女人身上的“迷情春蛊”都是周济世用自己的精血培育的,两个人将来只听他周济世一个人使唤,秦歌又让他换成“改良型”

的“迷情春蛊”这些都是周济世的杰作,只要是男人的和精液就能让她们满足,这样她两个就成了大众的情人,不必每次情繁都仰仗周济世,甚至自己也能解决问题

再有周济世对自己没有当上长老也是一直愤愤不平,这些鲜花一样的女人只有长老才能任意玩弄,象他这种散人要得到教主的特批,这就叫周济世越发的生气,自己弄来的人给别人玩个痛快,自己反而成了看客

现在他感觉好多了,因为秦歌封他这个散人是要求除了研究毒术就是管理“四海”酒家和“万花楼”,这些女人除了旷如霜各个都是免费的,“除非旷如霜自己愿意,没人能强迫她做什么”这是秦歌的原话,当然包括不能用药来控制,但是周济世还是不死心,越是吃不到的东西他越想得到,办法总是有的,现在他几乎不用动什么脑筋,只需要稍加利用就行了

开始时女人们在一起时还能和睦相处,不论是玄静还是赵嫣然、车雪晴都断断续续把的经历讲出来;玄静是在青城山被藏青子制住强行奸污,然后送到这里赵嫣然和车雪晴以及清心却十分离奇,本来她们是被人用迷药迷倒后奸淫的,那人蒙面但是身材矮鞋从行事和身材上看来绝对是江湖上鼎鼎大名的周济世,三位女侠后组织了一个复仇会,一起寻找周济世,不想被秦歌骗入一处山谷,一一被秦歌擒赚再次行淫,清心最先明白事理,原来秦歌擅长锁骨囤筋之术,能将自己异于常人的身材变成象周济世一样,他又利用周济世的独门迷药,这样江湖上所有被害的人及其亲朋都认为是周济世所为,这也是当初秦歌和周济世订下的协议,秦歌因此将三位女侠也带到扬州,刚开始三人还在一起,后来不知道清心被弄到哪里去了

这样渐渐过了一段时间,旷如霜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因为她是五个女人中唯一不被男人“宠幸”的人,明教的的帮众来到这里没有一个挑选她的,有时碰到人多的日子,其他人的房间长老们宁可喝茶等一会儿也没人来骚扰她,只有周济世偶尔来一次,色靡靡问上几句话,看着旷如霜窈窕可人的身子咽口水但是其他女人的态度却在慢慢的改变从一起谈话,到后来一见旷如霜过去就谁也不在言语,后来干脆就没有人理睬她,谢小兰伤养好了,看着旷如霜的眼光变的陌生甚至是敌视,旷如霜体会到,秦歌的一言“圣旨”将她和其他4个人隔阂开来,人好象在一直追求平等,连受虐待≤侮辱也要平等,可旷如霜该怎么做呢?难道亲口去求这些恶魔来奸淫自己,这个念头她连想都不敢想,她旷如霜还没有下贱到这个地步

周济世的坏水还没有施展完,他到这里玩弄女人时几乎每次都带到旷如霜的房间来,尤其是玄静,他吃足了壮阳药在旷如霜当面侮辱玄静,玄静光着身子在旷如霜面前号呼达旦,被弄的如痴如醉,因为玄静是旷如霜的师傅,叫她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只好跪在一旁,听着周济世用污言秽语和各种淫亵的词汇挑逗、开发玄静,旷如霜只能默默陪着流泪但是玄静根本不领旷如霜的情,一次玄静被周济世在旷如霜的住所耍弄了一夜,几乎筋疲力粳周济世的精液以及玄静的弄了一身,旷如霜陪跪了一夜后想帮助玄静清理干净,玄静用最后的一点气力推开她,恶狠狠道:“我要是功力尚在就一掌毖了你!”爬着回到自己的房间,接着承受其他精力充沛的明教长老的“临幸”

旷如霜被秦歌所欺骗已经是悲痛欲绝,眼见落难的一群人又将自己孤立,旷如霜甚至想到了死,但是周济世又走到了他的前面,一天,周济世将旷如霜师徒等5人召集到一起,原来清心正木然的站在院子里

看见眼前的清心,旷如霜不由得大惊,旷如霜原来和清心有过几面之缘,两个人还切磋过武艺,结果是半斤八两,不分伯仲原来的清心比旷如霜年长2~3岁,面貌清丽,眼光中总有几分坚毅的神色,现在的清心眼光中一片迷离,简直就是混沌不清,周济世介绍道:“这位清心女侠,大家都认识吧,一个月前她居然敢违抗教主的号令,想要自杀,不料被我们救起,现在已经制成了药人,这一辈子就什么都不用想了奴才,把衣服解开让大家看看!”清心顺从的揭开长衣,露出浑身的青紫的身躯,她的下身和菊花蕾比旁人肿胀了一倍,看起来触目惊心

周济世解释道:“现在清心女侠已经到”万花楼“最便宜的窑子去接客了,只要有人给钱谁都可以上!要饭的都行!不过最近三天他被孔氏三兄弟包了,今天是第二天了!”女侠们大惊失色,孔氏兄弟原来有7个,号称是孔夫子的后代,但是弃文从武这7兄弟武艺高强,却是作恶多端,杀人越货、强奸妇女罪行累累清心几年前追杀他们3次,7兄弟有4人死在清心的铰,吓的其余几个人一连几年不敢出头,现在清心已经迷失心志,落到他们手中下场可想而知!

“不过大家放心,只要不被玩死就没事的!还有,不要以为你死了就一了百了,我们会扒光了你送到你的家乡去让你的父母、朋友也见见你们光着身子的样子,哈哈!”周济世得意的大笑女侠们的心都凉了

旷如霜的处境越来越难,她下定了决心终于在一夜周济世又将玄静和谢小兰弄到她的屋内淫戏时,跪爬到周济世的身前,一把抱住周济世的大腿:“求你了!”

周济世心中得意万分,却假装道:“求我什么,我可不敢当,教主夫人!”

“求你也插我吧!”说完这句话,旷如霜羞的低下了头女侠们一般都是在被男人挑逗的欲火中烧或用药的情况下才被迫说这种话的,现在旷如霜在异常清醒下说出这么下流的话实在让她难于启齿

“我听不见啊再大声点好不好!”周济世还在进逼

“求你插我!主人!”旷如霜大声说出后已经泪流满面

“那怎么行?教主夫人我怎么敢上?”周济世假意

“求你了,我不是教主夫人!”

“这可是你自己要的,我得多找几个证人!”周济世又把无事的车雪晴和赵嫣然叫来,还有几个监视侠女的太监

“这么多人,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看着太监们幸灾乐祸和玄静、谢小兰狐疑的目光,旷如霜又把刚才话无耻的重复了一遍“主人,我想让你插我,是我自己要的!”说完话巨大的耻辱让她几乎眩晕周济世高兴极了,一个千斤小姐、大家闺秀,叱咤风云的女侠当着众人要求自己插她,没有比这个更令他有成就感的了

“大家听好了,我周济世没有强迫她,旷小姐是自己思春了,哈哈,母狗,还不摆一个让大爷插的姿势!”

看到旷如霜疑惑的看着自己,周济世怒道:“还要大爷提醒,就是原来你最喜欢的那种姿势!”

旷如霜褪下衣服,露出一身洁白、健美的躯体,对着周济世转过身弯腰,双手扶住墙,分开修长、笔直的双腿,将殷红的花瓣和粉红的菊花蕾冲着周济世

看着将近一个月没有接触过的身子,周济世的早就翘了起来,他走到旷如霜身后,一双手慢慢抚摩着旷如霜圆润、结实的臀部,问道:“你身上有两个洞,不知是要我插哪一个呢?”手指却分开在旷如霜的花瓣慢慢挤压着,他知道现在还不是进入的最佳时机

“主人想插哪一个就插哪一个!”旷如霜已经完全放弃了自尊

“大家都学她的样子,老子看看谁的姿势最美就插谁!”

五个美丽的女侠都无奈的低头弯腰,翘着雪臀向着周济世,一时间满室皆春

周济世还不满足心想:“惟独缺一个清心,要不然就是六美了!”

随着周济世的拨弄,旷如霜体内的蛊虫亦呼应,很快分泌出毒素,花瓣开始潮湿,周济世毫不客气的将坚决的插入!“啊”旷如霜已经一个月没有接触男人了,重新被占领的感觉让她情不自禁的叫了出来,“舒服吗?教主夫人?”

“舒服,我不是教主夫人啊~啊~啊”

“舒服还不大声叫!快,很长时候没听见旷女侠叫了!”

“艾好啊”旷如霜嘴中开始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开始还是假意在逢迎周济世,后来连自己也控制不住了,真正的淫叫起来

“你们,跟着一起叫!”

于是,屋内的声此起彼伏,女侠们好象在比赛,没有插入的侠女只好用手来解决问题

周济世太得意了,世界上还有什么有比让高贵的女侠们屈服在自己的跨下更令人感到兴奋的事呢,秦歌当教主有什么了不起,秦歌截获了蒙古铁骑的一封书信,昨天议事时昭令明教各层首领,蒙古军灭金以后将回师攻宋,明教随时要打出反蒙的旗帜,随之趁天下大乱宣布明教重建,借以一统江湖,号令天下周济世觉得这些和他都没关系,这么多的美女放在一旁,什么天下,什么江湖,什么长老、散人,老子只要美女,其他的什么都不管

今夜的消耗实在太大了,看着旷如霜和女侠们无力的的倒在墙边,周济世意气风发的出来,午夜的风很凉,吹散了他心头的燥热,太爽了!周济世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一个大将军但是常年的作贼的生涯让他忽然感觉到一种煞气在周围,肯定没有什么,这里平时戒备森严,除了明教的长老级人物,连一只老鼠没有命令也别想遛进来但是他的感觉从来没错,他看着乌黑的夜空,没错,是从空中来的,但是那里又有什么威胁呢?难道是自己老了?周济世摇头,想:一会儿还得回去,看看几个女侠谁的菊花蕾最漂亮呢

周济世当然看不到,因为在千尺高空的是一只怪鸟,它寻找了周济世几年,现在终于找到了,即使是黑夜它也能一下子把仇人找到

……

萧红借助怪鸟已经找到了周济世

她一直在找机会,现在她再也不是当年那个总让殷萍姐姐拿主意的小妹妹了,姐妹间的离别让她一下子长大了,她一定要报仇,黑衣人不知道是谁,但是周济世一定得死!

苗人这次来给朝廷进贡,她带来了苗家的贡物和彪悍子弟,因为心中充满了仇恨,她完全变了一个样,当别人还在迷恋南人的精美事物、各种首饰时,她却一直在茫人海里寻找着周济世

周济世和歌舞生平的南宋王朝一样,一点也没觉出握正在悄悄降临

几天以后的下午,周济世心血来潮,趁着秦歌和教中的长老离开扬州办事的机会将旷如霜和谢小兰又带到了“虫二”亭,当时秦歌和旷如霜野合他也看见了,不知怎的,秦歌的东西除了武功他都想效仿,但是他忘了离开了小庭院就离开了最坚实的堡垒,而他的武功与秦歌是不能相提并论的

旷如霜和谢小兰裸着身子扶着栏杆,翘着美臀让周济世从后面,花瓣、菊花蕾四个轮流进出,两个女人很快进入角色,开始还是压抑的呻吟和喘气,后来就肆无忌惮的起来周济世因为吃了壮阳药,动作异常的凶猛,“还是教主会享受,下次把她们全弄来”他想

这时,满地的毒虫出现了,周济世发现时已晚,他这次没带解药↓于安逸的生活让他失去了逃生的机会这几年他的武艺没有长进,看到依然娇小的萧红提着苗刀轻盈的掠进毒虫阵,周济世认出萧红的同时也就知道完了只是一个回合,带着仇恨的细长的苗刀精准的插进周济世的心窝,就象周济世的插进侠女们的一样——插的很深一代淫贼之死是如此的简单,萧红连生擒他的念头都没有,她只要周济世去死!两个的女人还没有从淫欲中解放出来,也被萧红从毒虫阵中带出,她知道这些可怜的人就象她当年一样,要不是殷萍舍命相救,自己还不是和她们相同的下场

“放毒,再放火!”

缺少了周济世的总指挥,万花楼和四海酒家很快陷入一片混乱假如有周济世就可以开动层层机关拒敌,假如周济世在着层层机关之内,他就不会死反正我让他死的这是秦歌也不能料到的结果

苗人的毒虫和大火彻底席卷着万花楼和四海酒家,明教开始从四面反击了,而且反击越来越盛,萧红组织手下井井有条的撤退“师傅!”旷如霜看着小院的方向火光冲天想去救师傅,谢小兰还保持了一分清醒:“没用了,烧死了也比落在他们手里好!”苗人的队伍一面放火放毒一面有条不紊的向城外撤退

萧红作为族长的女儿这几年没少在蛊虫上下工夫,和萧红分手之前旷如霜和谢小兰体内的蛊虫被成功取出,她细心的收好蛊虫,又带着旷如霜和谢小兰走了几天,摆脱了明教的追击和跟踪,这时谢小兰和旷如霜经过几日的调养慢慢在恢复着个人的武功◆红给两个人留下必要的物品和安慰,几天来她没有问旷如霜和谢小兰的名字,自己也没留下,她知道有时侯事情并不是知道的越多越好,大仇得报,她要回家了

二女看着萧红随着大队苗人离去,一时心中没有了着落∧海之大,那里可以安身呢?现在明教一定是在四处寻找她们,原来对自己武功很自信的旷如霜和谢小兰在魔窟中住上一段之后现在大打折扣,上次击杀卓非凡肯定也惹恼了白道好汉,这下黑白两道都是敌人了!

怎么半?旷如霜连师傅都被擒了,上青城不外于再入虎穴,幸好还有谢小兰的师门天山派,谢小兰的师傅叶天号称是“铁丹大侠”,武功排位当在武林中前10之列,他的门下弟子各个都是武林中铁骨铮铮的汉子,现在看来惟有去投靠他了

两个人也不敢大张旗鼓,谢小兰和旷如霜先潜入富户,取了一些够用的钱财和衣物,乔装打扮,悄悄扮成普通民家女子的模样,但是由于二人长相实在秀丽,回头率颇高,最后还是改为白天休息,夜里赶路

一路向西,谢小兰心想:“这次淫贼没擒赚反倒被侮辱了几个月?”忽然一惊,秦歌这个恶贼会不会把黑手伸向了天山!心中惦记师傅,两个人更是昼夜兼程,不敢耽搁

如此20多天,到了天山脚下旷如霜和谢小兰经过这些日子,感觉真是出笼的小鸟,尤其是谢小兰,被秦歌暴奸后身心遭受了极大的摧残,旷如霜摆脱了周济世猥亵的面孔也是一身的轻松眼看到了天山,谢小兰心中留了一个心眼,她害怕白天上山被人同门看见,引来议论,索性和旷如霜在山脚下的小镇住下,白天好好休息,夜里再上山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