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一龙三凤(1 / 9)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第二十六章一龙三凤

栖凤妃子微笑颔首,**切地说:“你们**途骋驰,到达客栈即来山区,身心必已倦疲,最好也早些休息吧,有事明天谈也不迟!”

飞鹏恭声应是,转身走向室**,听到“客栈”两宇,顿时想起他前来的本意,只是已经谈了好久,不知该不该再打扰下去

栖凤妃子见飞鹏举步迟疑,不由关切地问:“鹏儿,还有什么事吗?”

飞鹏见问,只得回身解释说:“鹏儿在想,为何未见兰姊姊她们前来?”

栖凤妃子镇定地说:“既然你们不同途,我想她们也许去了南麓一带的大镇甸”

飞鹏立即正**说:“据师叔说,最近半月来,潼关百里以内,均未发现她们的踪迹”

栖凤妃子惊异地“o”了一声,皱眉沉**说:“莫非宫中发生了什么意外事情?”

飞鹏心里明白,立即肯定地说:“我想不会的,除了赤发怪魔,谁敢前去?而恶魔又早在一个月前已去了无量山区,再说即使有人进犯,有数位姊妹戍守**宫,也不致发生严重事情……”

栖凤妃子是过来人,听飞鹏的肯定口气,心知有异,断定诸**与飞鹏间,定有不愉快的事情发生,因而关切地问:“你是说她们有意不来?”

飞鹏不敢骤下断语,因而婉转地说:“这要看师叔的通知上怎样写的了”

栖凤妃子略微沉**,突然地有所悟地说:“晤,这些丫头们居然敢在我面前耍**样了”

飞鹏心中一惊,不由急声问:“师叔通知上怎么说?”

栖凤妃子有些生气地说:“我虽未指定她们哪些人来,但她们应该看出通知上的意思,一张一寸方的棉纸能写多少字?”

飞鹏一听,知道通知上有了漏**,只得宽声说:“由于师叔离开时,曾经再三叮嘱恶魔可能前去偷袭,所以姊妹们在未接到师叔的明确手谕前,都不敢擅离!”

栖风妃于沉声说:“我在通知上写的算是很明确了我说‘火速与哪儿联络,可中途转道吕梁山,宿绘金瓜坠之店’这分明包括有雅兰她们嘛!”

陆飞鹏不便说什么,只得宽声说:“师叔先别生气,兰姊姊她们不来必有原因,回栖凤宫后一问便知了!”

栖凤妃子一听,**切地笑着说:“好了好了,你去吧,果真她们借口不来,回宫一查便知道了”

飞鹏仁足打量,这才发现回廊壁窗相同,**度转回一样,只要一律向左,或者只走右方,不难走到中央

心念已定举步前进,只向右转的回廊走去前进间再次一转星目不由一亮,只见两丈外的尽头,竟然深垂着一道绣帘,田外立着两名****,正相互比划着手势,似是在谈什么

飞鹏急忙止步,他特地凝目看了着两个****的相貌,因为他怕又转回到栖凤妃子的房前

仔细一看,不是方才看到的两人,立即向前走去,心想,这是谁的房间?

心念间已到**前、两个待**同时向飞鹏万福

飞鹏颔首为礼,同时指着绣帘,压低声音问:“房内是哪一位!”

其中一个****,恭声说:“是那位穿红衣的姑娘”

飞鹏心中一惊,知是媛媛,不由关切地急声问:“她可是酒醉了?”

另一个****含笑回答说:“酒席已散,姑娘刚刚回来”

飞鹏一听,这才发觉在栖凤妃子的房内谈了不少时间,想到有关**凤杯的事,觉得先和媛媛谈一谈也好

于是即命待**掀起绣帘,但是,朱红室**已关

飞鹏上前一步,屈指在**上叩了两下

**内立即传出一阵清脆而愉快的声音问:“谁呀?”

接着是急步走向**来的脚步声

飞鹏一听,果是媛媛,立即笑着说:“是我,媛媛”

岂知,飞鹏话一出口,急急走来的脚步声突然停止了,略微一静,接着是媛媛不高兴地说:“**没有闩,你要进来你自己进来好了!”

飞鹏听得一愣,闹不清媛媛因何生气,既然叩了**,只得推**走了进去

只见室内布置豪华,形式与栖凤妃子的房间完全一样

一身猩红劲装,已经卸下斑银剑的商媛媛,坐在**桌前,**支颐,**靥深沉低垂着杏眼,高嘟着樱**,看也不看一眼走向桌前的飞鹏

飞鹏走至桌前俯首望着媛援的**靥,含笑****地问:“是谁惹了你?”

媛媛见问眼皮也不抬,**哼一声,转身扭了过去,同时嗔声说:“何必明知故问?”

飞鹏知道媛媛气他在栖风妃子的房间内谈得太久了,以致害他和宜君在阁厅中久等,但他却佯装不知地指着自己的鼻子,风趣地说:“什么?你说是我?”

媛媛见飞鹏装糊涂,**愈加气他不由倏然转身,杏目瞪着飞鹏,忿忿地问:“我问你,栖凤宫的佳丽三十多位,个个貌似天仙俱都如**似**,难道你还感到不满意?难道还未足?”

飞鹏听得一愣,顿时不知如何答对,听媛媛的口气,似乎不是为了等候得太久之故

媛媛望着飞鹏,继续嗔声问:“我和君妹,虽然都是蒲柳之姿难道说就比不上此间的一个****?”

飞鹏越听越糊涂,不由****地说:“你这是说了些什么嘛?”

媛媛不理,继续轻蔑地讥声说:“人**羞得耳根子都红了,头低得都快到了肚子里,哼,你还目不转睛地要看个仔细!”

飞鹏一听,恍然大悟,方才那个****扮演的一幕,必然都被媛媛看在眼内,根据媛媛的口气,想必是听到****的**呼后,才出厅察看,前一段没看见,但后一段却尽人眼帘于是,晒然一笑,毫不为意地说:“你指的是那个****呀……”

媛媛一听倏然立起尤其看了飞鹏满不在乎的神气,不由气得恨声说:“不是指她,难道还是说我自己?”

飞鹏风趣地一又挥着手势,连声说:“别生气你先坐下,我还有下情上陈”

媛媛哪里肯听,反而转过身去

飞鹏无奈,只得解释说:“说实话,她早已隐身在那里,是有意……”

媛媛未待飞鹏话完立即**哼一声,讥声说:“鬼话,以你现在的功力,十丈之内,落叶飞**可闻,何况廊上藏着一个活人?”

飞鹏正**分辩说:“真的,当时我正打量廊外形势确没发现她隐身在拐角处,而且险些撞进我的怀里……”

话未说完,媛媛已疑**地沉声问:“你和那个****去了哪里?”

飞鹏毫不迟疑地说:“当然是去见栖凤师叔!”

媛媛一听飞鹏改了称呼,不由惊异地说:“什么?栖凤师叔!””

飞鹏神秘地一笑说:“不错,从现在开始我们两个要换一换称呼了,我改称师叔,而你却要改称父母了……”

媛媛听得**躯一战,面**大变,*口一声轻艾顿时愣了

飞鹏笑一笑,即在袖内取出那只汉宫**凤杯,笑着说:“喏,你看这是什么?”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