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凡先生的遗产(23)(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作者:nobody字数:6822************(二十三)新年快乐『你为什么要搞这场游戏?』谷薇的这个问题,从第一天来到白玫瑰时就盘踞在每一位继承人心里,但直到现在也没有人给出答案。连此刻伊凡听到这句话时,也闭目沉思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又缓缓睁开眼睛:『你看过一本叫《威斯汀游戏》的书吗?』『听都没听过。』谷薇摇头。

『也对。如果你看过的话,应该早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伊凡笑了一下,眼睛望向那一大片白玫瑰,『这些年,我认识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如今再回想这么多年的人生,就好像做了一场梦一样。但奇怪的是,商场上那些人,不管是亲密的合作伙伴,还是勾心斗角过的竞争对象,现在都已经渐渐模糊了,唯独年轻时遇到的那一些,经历的那一些,至今仍然历历在目。

如果说这辈子有什么人是让我觉得能遇见她就算是不枉此生的话,那就是我的妻子。可惜,我们彼此相伴并没有多长时间,她的身体不好,我们也没有能拥有一个自己的孩子。她生前最后的时光是在白玫瑰里度过的,那时候我每天都陪着她,和她说说话,给她读读书。在我给她读过的那些书里,她最喜欢的就是那本《威斯汀游戏》。她说希望我们能有一个像特图尔那样的女儿,不需要很漂亮,但一定要勇敢、聪明、善良,然后我就想到了你,可能是因为那个女孩也有一个很漂亮的姐姐吧。『『嗯……我觉得,这个时候你可以把那一句“不需要很漂亮”省略掉的。』『哈哈哈哈……』看到这小丫头也难得地在意起自己的容貌,伊凡大笑了一阵子才又接着说下去,『那本《威斯汀游戏》讲述的,就是大富豪威斯汀先生组织了很多继承人来参与游戏,争夺自己财产的故事,而他也像我一样,不,应该说我像他一样,悄悄混进了这些人中左右游戏的走向。小玫她觉得这个故事很有意思,直到去世前,她都一直遗憾自己没有机会也去组织一场像这样的游戏。』『嗯,我明白了。这应该算是白阿姨的遗愿吧。』谷薇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不许叫阿姨。小玫很喜欢漂亮,也很在意年龄,不管多小的孩子她都只准人家叫她姐姐。』伊凡笑着敲了谷薇一下,提起妻子,他的表情总是欢喜中带着哀伤。

『嘿嘿。』对那个女子所知不多,谷薇一直以为她会是个端庄的大家闺秀,却没想到也有这样的一面。

『小玫去世后,我就开始筹划这场游戏。一方面请了化妆师、整形外科医生来为我设计打造不同的形象、订制所需的道具,另一方面也开始去寻找当年那些见过的,想要再见到的人。可惜,帮助过我的人很多,最后能找到的却很少。人生就是这样,有些人,错过了就是错过了,不管手握多少财富和权利也找不回来。』『是啊。』谷薇也跟着唏嘘了一会,忽然又问道,『还有个问题。既然组织了游戏,那最后的奖品究竟是什么?就只是钱吗?』『你是想问你这个获胜者能得到什么吧?』伊凡点了一下谷薇的鼻子,谷薇嬉笑着躲了一下,但是没有否认。

『其实一开始我已经打算好,不管游戏最后是谁获胜,每个人也都会得到属于自己的回报。当然,获胜者应该是有额外的奖励的。最初的计划的确是钱,不过既然获胜的是你,那恐怕就要想个别的什么奖励了。你有什么想要的吗?』『嗯……一下子想不到诶。』就好像忽然遇到了可以随便许愿的神灯,谷薇一时之间反而不知道想许什么愿望好。

『没关系,我已经替你想好了。』伊凡看着这个已经被自己不知不觉当作女儿的小丫头,笑容慈善而祥和,『你刚来这里的时候,我不是问过你喜不喜欢这个地方吗?』『你是说要把这里……』谷薇不敢置信地环望着大片的花海。

『嗯,以后你就是玫瑰小院的主人了。』伊凡笑着点了点头。

『那……那你呢?』『我也该走了。游戏结束以后,真相公开,可能会有很多人来试着找我,就算继续留在这里,也不可能像以前那样清净。所以这座院子送给你,不仅仅是一份礼物,也是一个麻烦,往后你可能要辛苦一段时间了。』『你……你要去哪里?』突然听到伊凡说要走,虽然相识时间不算长,但谷薇心里还是涌起一股浓浓的不舍。

『现在还不方便告诉你。不过……也许哪天我就会换一副面孔回来这里找你喝茶聊天的。』伊凡微笑着回答,又接着道,『对了,另外还有一件事一直瞒着你。

我认识几位全球顶尖的整形外科医师,前段时间我把你的照片给他们都发了一份过去,他们说这块胎记不是什么大问题。所以现在就看你要不要接受手术了。

『『啊?』没想到对方还为自己做了这样的事,谷薇心中感动不已,但仔细思考后还是缓缓开口道,『伊凡叔叔,你听过丑小鸭的故事吗?』『当然听过。』『在我上小学的时候,有一天老师布置了一篇作文,让我们改写一个童话故事,然后我就选择了《丑小鸭》。我记得我当时是这样写的:丑小鸭一从蛋里孵出来就非常丑,而且它并不是白天鹅,就是一只非常丑的鸭子。鸭妈妈和其他的鸭宝宝都不喜欢它,连主人都觉得它太丑了,不愿意把它拿去卖。于是,后来所有的鸭宝宝都被卖到市场上做成了烤鸭,只有这只丑小鸭还快乐地活在农场里。

嘿嘿……』谷薇讲完,自己先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伊凡却没有笑,他明白那个年纪的女孩子会写出这样的故事,心里一定有很多委屈和愤怒。所以他只是淡淡地继续问道:『那么你究竟是同意,还是拒绝呢?』『我不知道。』谷薇摇头,『我一直跟别人说就算丑小鸭不是白天鹅,它也有属于自己的快乐,可是……』『可是农场里的那只丑小鸭,还是会想变成白天鹅的对吧?』『嗯。』女孩轻轻的点了点头,『我只是害怕,已经这么多年了,如果现在忽然变成了另一个人,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应付得来新的生活。』『是你这鬼丫头的话,我相信一定可以的。』伊凡拍了拍她的头,『那么现在你还有什么问题吗?』『唔……没有了。』『真的没有了?』『好像是……啊!对了,拍卖会!』谷薇这才想起这件重要的事,『拍卖会上你就在我旁边,如果这些碎块真的毫无价值的话,你应该不会放任我花一百万把它们买下来的吧?』一面说着,谷薇一面从包包里把当天花一百万在拍卖会上买回的十块钻石碎片掏了出来递给伊凡。伊凡接过,将它们放在掌心细细地端详了一阵,又仿似面对什么珍宝一般逐块地抚摸了一遍才又抬起头:『其实把这些碎块送去拍卖会的时候,我并没有想到有一天还能再见到它们。

那天,当你举起号码牌,我心里就只有两个字——天意。』说着谷薇听不明白的话,伊凡把碎块放在身边,又从怀里掏出一块形状奇特,但体积较大的完整钻石。如果仔细看的话,能看到这块钻石上有一些小小的凹槽。

『这些碎块的确就是伊凡的心,但只是一半。我手里的这个是另一半。』一面说着,伊凡一面将那些碎块小心翼翼地插入到凹槽里,『小玫不得不开始做化疗的时候对我说:“对不起,我已经不漂亮了。”那句话真的很让我心疼,她一直是个那么爱漂亮的女孩子……那时我暗暗发誓,会做出全天下最美的珍宝送给她,告诉她在我心中她一直都是最美的样子。可惜,在这件东西完成时,她已经离开了。』『也就是说,你并没有失败,只是完成的晚了一点。那……那些碎块里面的东西是……』『是她的头发。』伊凡盯着碎块里那些灰白的看似杂质的东西,回想着它们从青丝变白发,又从妻子头上脱落的样子,就好像看到了那些留不住的时光,不知不觉泪水就湿了眼眶。

『伊凡叔叔……』谷薇知道他想起伤心事,轻唤了一声,想要安慰,却不知从何说起。

『没事,已经好了。』伊凡摇摇头,又重新微笑起来。右手两指轻轻捏着那块重新拼凑好的花朵形状“伊凡的心”,将它高高举起。日光灯的光芒从晶莹剔透的钻石中穿过,然后因那些镶嵌于其中的头发而起了微妙的斑驳变化,最后在地面上投下的,正是一朵栩栩如生怒放着的白色玫瑰。

不世之宝。

谷薇被这幅美景惊呆了,不只是因为面前的男人所创造出的奇迹,更是因为感受到了一个男人为一个女人做这些事时所倾注的心意。

『这份礼物,我代替小玫,送给她无缘得见的女儿。』——『因为伊凡叔叔说过,若游戏结束得太早的话他会觉得很没面子,所以后来的这些天呢,我就没有回来,而是开开心心地去到处购物,给大家准备新年礼物啦!

不过严格说起来,这些东西可都是花的天养哥的钱,高大哥,你不会怪我吧?

『讲述清楚前因后果,谷薇嬉笑着看向一直神色复杂的高天养。

『不会。』高天养麻木地吐出两个字,此刻的他有太多的东西需要消化。当年尚且年幼,他对父亲没有什么印象,后来逃离孤儿院后也没有刻意去打听自己的身世。如今再听到这些往事,竟陌生得如发生在其他人身上一般。

这都是父亲给你的,不管他,不管他。

如果没有猜错,伊凡的这条提示其实是写给自己。暗示着如今的一切都起源于那个不存在于记忆中的爸爸,也是想劝告自己不要执着于过去发生的事,不管他丢下自己的不负责任,也不管他自杀时怀抱着的仇恨,要过好自己的人生。

『天养……』身边的妻子握住了高天养的手,传递着从未变化过的不离不弃的温暖。沉默了很久之后,高天养终于又微笑起来:『真是没有想到,我一下子就从客人变成了主人。不管怎么说,大家都依然是这座白玫瑰大楼的贵客。游戏结束了,不必再有什么思想包袱,这最后的一天里,就让我们一起开开心心地迎接新年吧。小薇,你还有什么话要说的吗?』『嗯,本来是准备了不少。不过,伊凡叔叔对我说过,游戏其实很简单,是玩的人把它变复杂了。所以,就只说最简单的一句吧。』谷薇环顾了一圈在场的人,绽放出甜甜的笑容,『新年快乐。』——尾声当孙耀阳拉开车门,将谷蔷迎下车时,她根本不敢相信这就是两年多前那片熟悉的海滩,那座熟悉的白玫瑰大楼。

不同于那时的宁静,现在从很远处就能听到一片喧嚣的人声鼎沸。吵闹声来自于停在离海岸不远处那艘豪华游轮,放眼看去,能看到一个身上晒得黝黑的家伙正站在船顶向这边招手。

才不过两年多的时间,原本肌肉结实的高天养就已经有了明显的小肚腩,戴着墨镜,意气风发的他也早看不出当年那个四处打拼的小伙子的样子。

孙耀阳牵着谷薇走到岸边,高天养也已经从船上下来,跑过来给了他一个热情的拥抱。

『那个……这么久不见了,我也抱一下小蔷,你不会介意吧?』『她不介意,我就不介意。』两个男人一本正经的对话将谷蔷都笑,她大方地张开双臂,与赤裸着上身的高天养抱了一下,然后问道:『小蕊姐呢?』『在上面给我招蜂引蝶呢。你们上去就能看到了。』带着两人登上游轮,果然看到穿着比基尼,浑身晒成小麦色的郭小蕊正与三四个健美帅哥谈笑风生。两年不见,当初已媚态摄人的女子如今更显风姿,又是游艇主人,坐拥庞大家产,尽管已名花有主,但仍有不少公子哥众星拱月地凑上去。

『嘿嘿,看起来不错吧?』游艇上香槟美酒供应不断,帅哥美女不绝于眼,加上阳光沙滩美景醉人,也难怪高天养洋洋自得。

『的确很棒,还是天养哥你会享受生活。』孙耀阳上道地恭维了一句。

『嘿嘿,我可不像你小子那么聪明,读的书多,也懂得做生意。但好在我有自知之明,与其等着钱被我赔光,还不如今早卖了股份在这花天酒地呢。要我说你也别老一门心思扑在事业上,身边有这么个美娇娘,多享受享受生活才是正事。』『那是自然。』孙耀阳揽着谷蔷的腰应和着,那边郭小蕊看到两人,立即也风姿绰约的走了过来。

『小蔷,好久不见,越来越漂亮了。』『哪里啊,还是小蕊姐你的变化更大,看你的皮肤,我特别羡慕你这种肤色,可惜我一晒就黑,就晒不出来这种颜色。』『得得得,你们俩就别比着谦虚了。』女人的这些话题向来让高天养头疼,立刻跳出来打岔,『要说变化大,谁敢说比小薇变化大啊?可惜那丫头今天没来,听说她现在和小蔷真真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我还挺想见见呢。』『小薇啊,现在变成淑女了。』孙耀阳笑着搭腔,『不止长相跟姐姐一样,性格也越来越文静,天天在她的玫瑰园里养花弄草,要么就看看书听听音乐,跟颐养天年似的。』『所以要说你们这当姐姐姐夫的,别光顾着自己享乐,赶紧给她张罗个男朋友才是正事。』一说到谷薇,小蕊内心深处那女人特有的媒婆属性便冒了出来。

『那丫头,主意正着呢,我们哪说得动?随缘吧。』谷蔷提起这个妹妹也很无奈,不过她相信小薇迟早会遇到自己的幸福的。

玫瑰小院里的谷薇可不知道自己成了几个人的话题中心。最近的玫瑰花开得格外好,她每次一进来,闻着醉人的花香,看着那些摇曳的花瓣就舍不得离开。

还好屋子里经过少女的改造已宛然一座小型图书馆,待在这里也不会无聊。

早上与程刚通过电话,这两年多的治疗已让他好了很多,虽然离正常人还有一些距离,但基本的自理能力是没问题了,对话也越来越清楚,越来越像个大人样,电话里还和谷薇约好等回来了就要来看玫瑰。

李胜利那边谷薇没有太关注,但后来和严正律师通话时也听他简单提起过,说是在国外很用功,也很上进,并没有重蹈他父亲的覆辙。

一切似乎都变得很美好,只是直到现在,看不到那块陪伴了自己二十多年的胎记仍然有些不习惯。谷蔷常常劝她要多出去走一走,她当然知道姐姐操的是什么心,那用意简直跟她婚礼上故意抛向自己的那束捧花一样明显。谷薇总觉得结婚以后,这个姐姐越来越像妈妈了。

说也奇怪,以前还是丑小鸭的时候她总是那么活泼,可如今变得漂亮了,性子不知怎么的就忽然安静了下来。除了在家陪伴爸爸妈妈,谷薇唯一喜欢的就是赖在这里,看看书,听听音乐。

晁凤花说这是女人的必由之路,因为心里开始期待遇见一个喜欢的人了,就会不自觉地把自己变成心目中最漂亮的样子,然后默默地等待那个人能找上门来。

而谷薇心目中最美的样子,或许就是姐姐谷蔷了吧。

尽管嘴上不愿意承认,但谷薇约莫觉得妈妈说得可能没错。很多时候,会没来由地感到寂寞,在浇花的时候,想要有个人和自己一起打理那些娇艳的花朵;在看书的时候,想要有个人能分享那些优美的句子;在看电影的时候,也会想有个人在身边一起聊一聊剧情,猜一猜结局。

但是这些事情都很少人能陪自己做,就算是经常来造访的姐姐,偶尔会回来一次的伊凡叔叔,在一起做这些事时,也都找不到内心里憧憬的那种感觉。

也许,真的是少女怀春了吧……有些自嘲也有些无奈地笑了笑,谷薇看向那扇紧闭的大门。

是否真的该试着走出去,去亲手抓一个喜欢的男生回来呢?

叮咚!

忽然响起的门铃声吓了胡思乱想着的谷薇一跳。今天姐姐他们应该去天养哥的派对了,这时候会是谁来造访呢?

谷薇起身,来到可视对讲系统的液晶屏前,看到一个长相秀气的大男生正呆呆地立在门外。

『你好,请问找谁?』没有来由地,谷薇觉得自己的心脏忽然怦怦跳了起来,像是要从嗓子里跳出来一般。

『您好,我的园艺老师告诉我这里有人需要帮忙打理花园,请问您是谷薇小姐吗?』『你的园艺老师?』『嗯,他告诉我,只要跟您说他姓齐您就知道了。』全文完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