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心 第一章(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ldqu;呼!&rdqu;

我重重地喘了口气,用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加上阴沉潮湿的天气,阴暗的楼道显得更加憋闷了。想到在这样的天气里莫名其妙地要来加班,更错过了中国足球队的一场世界杯预选赛,我的胸口就像塞着一团棉花,烦躁不已。

还没走到办公室门口,我就听见里面&ldqu;唧唧喳喳&rdqu;闹成一团,不由皱了皱眉毛。推开门,见常淑芬坐在她的电脑前,身后围着四、五个女人,有老有少,其中最显眼的自然是刘莉莉了,一身纯白的西装套裙,把身材并不突出的她衬得如天女下凡,好像沉闷的空气对她没有丝毫影响。见我进来,她们毫不在意地继续谈笑着。我也一声不吭地走到常淑芬对面的办公桌前坐下,打开我的电脑。

&ldqu;嗯?杨利,你在做什么啊?&rdqu;

过了大约二十分钟,刘莉莉似乎才注意到我的存在,轻轻挨到我身边,双手撑着膝盖,扭着身子歪头向我的电脑上瞟了一眼,长长的直发从肩头滑落,乳白的宽发卡在我眼前一晃就立刻不见了。

又过了一会儿,昏昏沉沉的我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抬头一看,几个女人都挤在门口看着我,刘莉莉正在向我摆手:

&ldqu;杨利,我们走了,你慢慢忙吧。再见!&rdqu;

我轻轻点点头。女人们转眼不见,门也被轻轻关上了,屋子空了下来。

我一下子跳起来,打开我身边的窗式空调,脱下外套搭在椅背上,掏出一支烟,&ldqu;啪&rdqu;地一声点着了,这才浑身轻松地坐下来,面对着电脑屏幕上暗蓝色的报表软件。等工作都做完了,屋子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只有窗外透进一丝灰白的光。打印机单调的&ldqu;吱吱&rdqu;声响起来,在屋子里来飘荡。&ldqu;咔&rdqu;地一声,打印机突然卡住了。我急忙跑到门口打开灯,又跑来拿下色带盒,一点一点儿地好容易把色带理顺了,打印机就又&ldqu;吱吱&rdqu;地响起来,更显得刺耳了。终于把所有的报表整理好了,我在心里恨恨地骂了一顿该死的&ldqu;肥猴&rdqu;科长,大大地伸了个懒腰。

看了一下表,八点二十,球赛已经开始了,这是过去只能在一堆后脑勺中间看见巴掌大的屏幕,还挤得出汗,干脆别去算了。虽然现在我的念力达到了相当的程度,能够瞬间左右别人的意志,甚至能用&ldqu;血瞳&rdqu;置人于死地,但我知道这样的力量是上天的恩赐,可以用它完成许多别人无法想象的事情,所以绝不能滥用。这样想想,慢慢地就平静了下来。我点着一支烟,打开我偷偷装在电脑上的魔法战争游戏。

哈!鬼魂终于投降了!我兴奋地挥挥手。怎么还是有些闷热啊?敢情诺大个办公室只开了一台空调。我赶紧站起来,绕过办公桌去开另一台窗机空调。

&ldqu;诶!&rdqu;突然的惊吓让我尖叫一声,使劲儿眨眨眼睛。

一个高挑的身影躲在对面办公桌后面的灯影里,只能看见个大致的轮廓。但那月白的长脸,泡泡纱一样卷曲的长头发,不是常淑芬是谁?她缩在桌子后边,头上戴着耳机,左手托着下巴,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电脑屏幕,右手拿着块手绢,不时地擦擦眼泪。

我悄悄地挪过去,扫了一眼她手边堆着的光碟,居然是《昨夜星辰》!天哪,我刚才抽了那么多烟,她不得扒了我一层皮啊?我我是不是先把空调关了,然后溜之大吉呢?

犹豫了一会儿,我壮了壮胆子,又不是第一次惨死。幻想着等会儿怎么抵抗非人的侮辱,我远远地从她身边绕过去,感觉骨节生锈一般地&ldqu;嘎嘎&rdqu;响。摸黑打开空调,整个墙壁震动了起来。我绝望了,等着劈头盖脸的责骂如雨般地从身后劈来。可是屋子一直很安静,静得与世隔绝了一般。缓缓转过身,见常淑芬居然一动没动,蓬松的卷发挡住了整个屏幕,发丝间能看到她的右手还在轻轻地擦眼泪。

悄悄地走到她身后,她上身穿着黑色短袖t恤,肩膀圆润,腰身也很柔顺。再绕到她身侧,见她下身是一条绷得紧紧的牛仔裤,屁股又圆又结实,大腿也笔直而且修长,配上略显突出的小肚子我深吸了口气。要知道我平时都不敢在正面看她,而从后面看却总感觉她的每条紧身长裤都那么僵硬、沉重,就像她的眼神虽然我最喜欢看女人穿紧身长裤胜过看她们穿超短裙。

慢慢地走座位,我的眼睛没离开她的脸。她的眼睛直直地,不时眨一下,仿佛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能自拔。神不守舍地坐下,我紧紧地抱住自己的头,在迷茫的波浪中飘荡。见鬼,这个冰冷的刺猬居然真的是个女人,居然这么有女人味。她的内心竟也有光滑而柔软的一面,还正好是我最喜欢的样子!

光滑而柔软

一条蛇猛然从下腹窜到胸口,咬得我的心一阵剧痛。报复和占有的欲望让我的身体发抖,鼻子发酸。对面也传来鼻子堵住的声音,打破了我最后的坚持。轻轻地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我在明亮的灯光下向黑暗露出了微笑。

我平静了一下,调动起念力,打开机关内部聊天软件,给常淑芬的电脑发了一条信息:&ldqu;常姐,我已经做完了,要我等你去吗?杨利&rdqu;信息里我附着了精神暗示,一个很简单的指令,就是让她对我不设防。如果常淑芬接受了暗示,那她的思维系统会自动理解它,不会出现逻辑混乱。

我用鼠标点了&ldqu;发送&rdqu;键,对面的椅子&ldqu;咯吱&rdqu;一声,我的心里一颤。安静了好一会儿,仿佛有一声深深的叹息从我耳边飘过。一条信息弹了出来:&ldqu;我还不想走,你一会儿送我吧。&rdqu;她没有直接和我说话,哼哼,成功了。

我抹了抹脸站起来,见她也在用手背抹脸上的泪。走到她身边,我看到电脑屏幕上一个胖胖的年轻人在追一个矮小的中年女人。她摘下耳机,拔掉耳机的插头,办公室里立刻响起南方腔的男中音:&ldqu;阿姨!阿姨!&rdqu;矮小女人站住了,胖男人说道:&ldqu;阿姨,实在对不起,我也没办法,我不能在同事面前漏气。&rdqu;矮小女人吼道:&ldqu;你不能在同事面前漏气,就让我在你同事面前漏气,是吧?&rdqu;

&ldqu;噗嗤!&rdqu;我笑了起来,赶忙憋了去,又看了她一眼。

她没笑,轻轻活动了一下脖子,两只手把头发拢到脖子后边,捏了捏肩膀。我咬了下嘴唇,颤抖地伸出两只手,抓住她的肩膀和头发,轻轻捏了几下,又把她的头发掀起来,直接揉捏她裸露的脖子,皮肤很光滑,但我后背的衣服已经全湿了。她把手随意地放在大腿上,一动不动地,专心地看着电脑。我定了定神,认真地在她脖子和肩膀上来按了两圈,手就顺着肩膀滑到她胳膊上边捏边抚摸。她的肩膀很平很柔滑,胳膊捏起来很有肉感但不臃肿。见她还没有反应,我的心都麻了,干脆两只手向下滑到她的光胳膊上,来抚摸了几下。她的手动了一下又急忙停住。我干脆俯下身子,把她的两只手都握在手里,胳膊贴着胳膊,下巴枕在她的肩膀上。我闭上了眼睛又睁开,真是太刺激了!我居然把这个巨型炸药包抱怀里了。

我右手手背在她大腿上小心地磨蹭几下,指尖碰到一块硬硬的突起。手指伸过去摸了摸,没错,就是女人两腿中间那个三角形的地方,学名叫&ldqu;耻骨&rdqu;的。我扭脸看了看她,她也看看我,说:&ldqu;空调开得冷了,就这样吧,你身上很热乎。&rdqu;常淑芬说完扭脸继续看电视剧,眼神很平静。我的右手放开她的手,摸到她耻骨上摸来摸去,她的手放在我的手背上,手心很柔软。我的手向常淑芬两腿中间伸下去,她的大腿张开了一点儿,我右手的中指就顺着裤缝伸下去,直伸到女人下身的地方,用指肚来抚摸,感到手指下边越来越热。我的左手也摸着她结实的大腿,捏她大腿的内侧。牛仔裤很粗糙,但笔直的大腿让人心旷神怡。我恣意地看着她的脸,看她的水汪汪的大眼睛、丰满的嘴唇和挺直的鼻子。她的脸颊很丰满,下颌略向前突出,是标准的&ldqu;月芽儿&rdqu;脸。我忍不住在常淑芬白嫩的脸上亲了一口,她眨了眨眼睛,摸了下鼻子,用手指了指电脑屏幕。

我转过脸去看屏幕,那个矮小女人正在说:&ldqu;当年我的那件事情确实是很奇怪。我和他其实都很有感情,但就是无法走到一起&rdqu;

我感到她胳膊上的汗毛都立了起来,就缩两只手把她抱在怀里,脸挨着脸认真地看电视剧。她抓紧了我的手。看了不一会儿,一阵歌声响起来了:&ldqu;昨夜地昨夜地星辰已坠落,消失在遥远的银河&rdqu;

常淑芬推开我的手,直起身子,我赶忙离开她。她高高举起两只手,把身体绷得笔直,舒服地抻了个大懒腰,还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我看着她夹紧的两腿又用力向前弹了几下,才坐椅子,用力揉揉眼睛。

&ldqu;其实这电视剧也挺好看的,不像想象中的那么无聊。&rdqu;我说。

她有些惊讶地头瞟了我一眼,笑了。她的笑好像不仅是眼睛和嘴巴,而是全身都在笑。

&ldqu;常姐,你笑起来真好看,我还从没看见过你笑呢。我们认识了有三年了吧?&rdqu;

常淑芬点点头,想了想,把手向我伸过来。我拉住她的手,她就把我拉到她身边,我们又抱在了一起,脸挨着脸,手紧紧拉在一起。她咧嘴笑笑,用有些沙哑的声音说:&ldqu;傻孩子,你知道什么?我是怕你才对你凶的。你是有点邋遢、小心眼,还有些贪玩,但你有毅力、坚持原则,虽然有时候很坏但坏得有道理。我每次看见你心里就&lsqu;砰砰&rsqu;直跳,就怕你看出来,也怕也怕我会一时冲动害了你。女人到了我这个年纪,正是最需要男人呵护的时候。我家老张那么忙,身体也越来越不行了,我真是越来越感觉受到冷落了。我只能时时提醒自己,千万不能做出格的事情,千万不能对不起他。可你&rdqu;常淑芬顿住了,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直直地看了我好一会儿,说道:&ldqu;你恨死我了吧?&rdqu;

我轻轻摇了摇头,说:&ldqu;我不恨你。&rdqu;

&ldqu;骗我!&rdqu;常淑芬轻声喝道。

&ldqu;不骗你。&rdqu;我直视着她的眼睛:&ldqu;我一直在对自己说,你是个坏女人,你是个吸血鬼,你以虐待他人自尊为乐,你没有人性。但我知道你不是。我总是会莫名其妙地相信你,无论如何也无法恨你。我不想说男子汉胸怀之类的话,我知道我小心眼,可我从没恨过你,也从没对你说过谎话,包括现在。&rdqu;

常淑芬又看了我一会儿,用力点了点头,闭上眼睛把脸靠在我脸上。我轻吻她的嘴角,她把脸扭过来,两人的嘴唇来摩挲着,不时&ldqu;啵&rdqu;地一声响,夹杂着渐渐沉重的呼吸声。我也闭上了眼睛,抚摸她的手和光胳膊,光滑而柔软指尖碰到她鼓鼓的胸脯,才想起这里还有重要的阵地要占领。左手揽着她的胳膊把她抱紧,右手则顺着肩膀摸到她长长的脖子,向下摸过她光滑的胸口,就顺着t恤衫的领口摸了进去。指尖感到她的胸脯把薄软的胸罩撑得很紧,只好一点一点儿地伸进去。指甲缝夹起一小块、一小块的嫩肉,我知道她会疼,但没有停下。终于指尖碰到了那一块极有弹性的肉球,肉球周围又像空气般的软。我右手用力一伸,把她的乳房握在手里,乳头硬硬的突起让我手心痒痒。

&ldqu;呲&rdqu;我笑了一声。

&ldqu;怎么了?&rdqu;她轻声问,嘴唇摩擦着我的嘴唇。

&ldqu;我的手太小了。&rdqu;我说。

常淑芬的鼻息用力喷到我脸上,嘴唇绷紧了:&ldqu;坏孩子&rdqu;

我伸出舌头,碰到她微张的嘴唇。常淑芬的舌头立刻伸出来,和我互相舔着。感到她舌头下边特别软,就把我的舌头伸进去,两人的嘴唇又挨到一起,深深地亲吻。我的左手放开她胳膊向下摸,她张开大腿,紧绷的长裤把她下半身的线条勾勒得分毫毕现,任我的手在她两条大腿和中间不厌其烦地阅读、取。

啊女人,我的手让我确定找到了梦想中最渴望的女人。高挑又不魁梧,丰满又不臃肿,修长而又圆润,妩媚又含英气。

左手摸到她的裤腰,解开裤扣,顺利地拉开了拉链。她用鼻子用力吸了一口气,用力吹出嘴巴,带着一丝香气从我的鼻子里喷出来。我掀起常淑芬的衣襟,在她面团一样的肚子上用力揉捏一番,就滑到了光滑的小肚子上。常淑芬张大了两条腿。

右手把她的乳头夹在指缝里,我的左手毫不犹豫地伸下去,摸到了一团清爽的毛发和两腿中间那块凸出的骨头。再向下,手指触到了柔软的肉片和中间的缝隙。两根手指分开肉片,左手中指向里弯,伸进了肉缝中间在里边来搅动,感受着重重叠叠的光滑和柔嫩。不一会儿,整个中指埋进肉缝里,指肚找到了神秘的洞口,插了进去。我的左手轻轻上下滑动,手腕下是绵软的小肚子,小指和食指划着她的股沟,手心被毛茸茸的毛发刺得痒痒,中指揉着肉缝尖尖里的小肉芽,指肚则在肉洞里进进出出。常淑芬的两只手不知所措地摸着我的胳膊,最后深吸一口气,在我胳膊上轻掐了一下。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