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第四十二章 往事之尘(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42•往事之尘

慕川是被慕清容的警卫团押去的。从医院出来的时候他还一副用药过度的颓靡样,进了自己私邸的大厅,在他惯用的美人靠上躺下之后,眼神瞬间便恢复了清明。他看了眼荷枪实弹的警卫团,决定还是不要给自己找罪受了。老老实实躺到美人靠上,他闭目养神,直到慕清容下楼,挥手遣退了卫士,坐在他的对面。

慕川在他下来那一刻就已经醒了,可是却故意一动不动的躺着装睡。他沉默的看着慕川闭着眼睛的脸,往事就一幕幕自脑子里演过。

军政府元首慕清容这一生,至后悔的事情,也不过就是两件而已,第一件事情,是他将占有兄长慕容安的欲望压抑了很多年,而第二件,便是已经压抑了那幺多年为什幺没有压抑一辈子直到所有人都死去。

那些尘封的往事,连他这样的当事人都未必全然清楚,只是故事,一直在那里,慢慢积灰,等着被揭开真相的那一天。

二十五年前,慕清容用尽手段,甚至不惜和杨戈作,与自己父亲对抗,费尽心机,才让杨氏和于家的联姻成为定局,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婚礼,从来就不是能够束缚所谓爱情的钢铁契约,在现实面前,一纸婚约不堪一击。

婚礼过后,于菁菁迅速怀孕并诞下一对双胞胎男孩,杨铮和杨铉,但是让所有人没想到的是,两个嗷嗷待哺的孩子尚未断奶,于菁菁和慕容安的私情就已经传的沸沸扬扬。三家上将军统统成为笑柄。他们进入酒店,舞会,甚至在上将军府邸小花园阴影处依偎的照片都迅速登上各大报纸头条。慕清容一直试图以自己的力量压下这桩丑闻,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有比他更强大的力量,煽风点火,让舆论愈演愈烈。

慕承义在暴怒之下驱逐养子,空军总司令杨戈殴打娇妻,于氏家受刺激中风入院。三家颜面扫地,堂堂军政府,却硬生生压不下这一段婚外情。慕清容看着慕容安与父亲激烈争吵,他试图拦阻,却在下雨的夜晚,看到最宠爱自己的哥哥甩开自己的手,头也不的冲入雨幕中。

哥哥,你到底是怎幺了?

军政府正值弱势,大议院和公法庭便趁火打劫,削减军费,调动人事,想要蚕食军权。慕承义迅速将慕容安在军政府的一切权力收。渐渐的,人们察觉到军政府三家已经悄然开始洗牌。自于氏家住院之后,总是代替父亲参加军政府高层会议的于菁菁缺席次数越来越多,在座的人都知道,她不是在酒宴上与慕容安纵情欢愉,便是被杨戈打的奄奄一息住院养病或者干脆被囚禁着。这位大小姐已经成了人人不齿的贱妇。于氏在海军中的说话权顺理成章落入于菁菁的丈夫杨戈手中也无人有立场质疑。而慕家,因为在事件一开始的时候慕承义便下了狠心驱逐慕容安,反而赢得了一些尊重。慕承义退居幕后多年,慕家大小事务多数都是慕容安处理的。而那些对慕家虎视眈眈的人则惊讶的发现,慕容安离开之后,坐在三家上将军之一慕家位置上的不是慕承义,而是未满二十岁的慕清容。短暂的动荡之后,他很快在军政府里站稳了脚跟。

当初杨氏与于氏联姻的时候,慕家一直收敛羽翼,在空军与海军的两大势力之间做小伏低,动降低陆军军费,小规模裁员以示无心争霸。到如今,三家式微的时候突然崛起,人们突然意识到,那个一直被兄长的锋芒遮蔽的慕家幼子,一直拥有着不输于兄长的军事才能,将军嫡子从来都不容小觑。

而杨戈也不是善茬,一方面他用暴力在出轨的妻子身上发泄自己的愤怒。另一方面,他无耻的滥用着丈夫的权力,用一次次的谈判,相互妥协,将于家所拥有的一切,一点点收到自己手中。每一个于菁菁与慕容安跳舞喝酒散步约会甚至做爱呻吟的晚上,就意味着于家的一艘军舰,被她自愿交到杨戈手上。她用于家所拥有的一切,每一艘军舰每一个士兵每一枚鱼雷甚至于家的房子,古董,黄金,都被她用来换取时间,换取与慕容安相处的时间,多一分,多一秒都可以。

慕容安是毒,她早已成瘾,但中毒的却不止她一个。慕清容自心底恨毒了她,恨她抢走自己的哥哥,他从不放弃任何一个羞辱于菁菁的机会,于菁菁已经失去了一切,她从来不知道,自己是在什幺时候,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当一切掀开,羞耻心已经被踩碎的时候,她发现自己一无所有,能抓住的只有慕容安以及他所给与的那虚无缥缈的爱情而已。所以她只能死死抓住,不惜代价。慕容安离开慕家的时候什幺都没有带走,而自从军政府将他扫地出门之后,他再也没有试图去找过工作,他身无分文,却住在城中的豪华公寓里,穿的像个真正的贵公子一样出入高级餐厅。毫无疑问,这一切都是于菁菁在买单。她把于家的一切拿来换取与慕容安相处的时间,却把杨家大宅里她所能拿到的一切都拿来换成钱,供养慕容安奢华的生活。曾经的千金大小姐已经彻底绝望。因此无所顾忌。

杨戈的家里争吵声,尖叫声,哭泣声,哀求声,甚至砸碎大件物品的声音,从来都没有停止过。没有人去注意在父亲拽着母亲的头发用母亲的头将落地玻璃撞碎血液四溅的时候瑟缩在角落里的那对孪生兄。全城的人都在亢奋的臆测,这两个孩子是不是慕容安的种。杨戈的母亲也就是孩子的奶奶都曾经在杨戈面前说过,&ldqu;等到有朝一日,于家的利用价值殆尽之后,扔了这两个孽种,把于家那个贱人卖到国外去,再重新娶一个身份更尊贵的女人,为你生下杨家真正的继承人。&rdqu;

所有人都痛苦不堪,唯有慕容安,一直温文尔雅的活着。不愧是帝都第一美人的气度,掀起这幺大的风浪之后,依旧云淡风轻不染凡尘。他似乎从不在乎那些传言。只是一心一意陪伴于菁菁,闲暇时便在各个酒会上弹琴应酬。于菁菁声名狼藉,慕容安也躲不了被泼脏水。可是在帝都的名媛淑女心目中,慕容公子,却依然是让人一见倾心过目不忘。

&ldqu;是他实在太美好,再狠心的人,也不忍苛责他。&rdqu;连杨氏的老夫人也这样说。她对自己的儿媳心狠手辣,却在宴会上握着慕容安的手,低声说:&ldqu;可怜的孩子,都是那个女人毁了你。&rdqu;而慕容安只是笑笑。一点儿怨怼之色都没有。

他活的那幺淡,似是从未有人能打动他的情感。传言都被扭曲,人人都说他其实是个可怜的孩子。被于菁菁那个妖女荡妇所迷惑,做了糊涂事。可怜的孩子,怎幺能怪他呢?他自幼父母双亡,在慕家寄人篱下受尽苦楚,怎幺能怪他看到一点儿示好的表现就做了错事呢?说这话的人动忘记了曾经那幺多年,慕容安以大少爷的身份打理慕家上下的事情。慕承义对这个养子,比对自己的儿子严苛,也比对自己的儿子宠爱。慕容安上的课程受的训练学的东西管理的事务都比慕清容多,零用钱也是慕清容的两倍,住的房间是慕承义隔壁第一间,平时穿的衣物用的东西,一向是他先选,剩下的才给慕清容。出事之前三院高层都在猜测是否慕家幼子不愿继承家业,慕容安才是会成为下一任上将军的那个人。

能想到这一切的人,也只会更加痛恨于菁菁,她们说,那个可恶的女人毁了两位将军。她们心疼被妻子背叛的杨戈,心疼为一个女人被赶出慕家的慕容安,却没有人,肯去同情那个失去一切的女人。她是那样绝望恐惧,坚信这世界上,只剩下慕容安肯留在她的身边,抱着她,听她低语,安抚她所有的不安。

慕容,慕容,他多幺温柔啊,温柔到,让人心甘情愿为他万劫不复。就算是活活溺死在他的温柔里,也足够啊。

-----------------------------------------分隔线--------------------------------------------

小船个人讨论群:24852

果断打滚求加入~~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