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梦魇】(第十二章 初见)(1 / 1)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作者:天涯沦落客25年3月6日发表于是否本站首发:是第十二章初见只看到映入我和王丽眼帘里的是一位风韵犹存的中年女性,一头长发随意的披在脑后,脸上充满了知性的成熟魅力,一套简雅的休闲服穿在身上,让人看的是十分赏心悦目,岁月仿佛并没有在她身上留下明显的痕迹,身材各方面都保持的不错,在简单的相互之间介绍了一番后,我得知眼前的中年女性正是何薇的母亲何琪,要不是她自己说出她的身份,我们很难相信眼前的中年美妇就是何薇的母亲,因为她看起来一点也不像已经有了一个24岁的女儿,我在脑海中将她和何薇互相比较了一下,发现这二人要是一道出去,不向旁人介绍自己,其他人都会相信她们是一对姐妹,而不是母女,我下意识的看向一旁的组员王丽,发现她也是对此感到有些震惊的模样,因为在过来的途中,我也将何薇的照片和一些简单的资料给她看过,从她表露出的神色,可以大致的判断出王丽也是对何琪的年龄和现如今如何保持住这样完美的身材,感到有一些羡慕!

何琪在将我二人迎到了客厅的沙发旁,让我们坐下后,又打量了我们一番后,就开口说道:“杨组长和王警官,你们要喝些什么呀,”只看到她旁边还有一个女佣人站着。

“不用那么麻烦了,就给我们来两杯白开水吧,”我看向一旁坐在沙发上的王丽,看到她已经将本子和笔拿在手中,准备接下来进行调查记录了;听到我所的话后,她面朝向我,轻轻的点了点头,表示对此毫无异议,她这时工作的样子显得有些严肃,和平常是大相径庭!

何薇的母亲何琪听到后,就向一旁的女性中年佣人说道:“杨妈,那你就去倒两杯白开水吧,然后这里没什么事情,你今天就早点去吧!”

“好的,夫人,”杨妈听到后就转身向厨房去了,在端出两杯水后,就向何琪告辞,准备下班离去了;在这一段时间里,我和王丽都在不经意的打量着这间别墅的布置,发现其装修的很是典雅大气,没有那种土豪般的爆发模样,整体上给人一种温馨的舒适感觉;从我查到的资料上显示,何琪自从和铁局离婚后,就一人带着孩子独自打拼,这么些年下来,已经是一家私人性质的上市公司的董事长了,其手腕可见一斑;虽然现在因为女儿的失踪而显得精神有些颓废,眼眶也有点红红的,像是哭过的样子,但其商界女强人的风范还是可以看出几分的;大厅一面墙上,挂着她和何薇的大型近照,从照片上母女二人相偎在一起,笑的十分开心的样子,也可以看出二人之间母女的关系,是十分亲密无间的;正在此时,杨妈换好衣服,又向夫人简单的交代了一下,就打开别墅的大门,离去了。

看到大门被关上后,何薇的视线就转了来,向我说道:“我女儿的事情,不想让其他的人知道,所以就让她先家了;看到我们一副了然的模样后,她喝了一口摆放在沙发旁茶几上的咖啡,接着说道:也怪我平常对女儿的关心不够,自从她当上律师后,有时忙的顾不上家,所以给她买了离律师事务所很近的一套小型公寓,为的就是让她不需要加班到很晚,还需要往赶,影响到休息和第二天的工作,想不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说完,她的眼睛不由得又红了起来,梨花带雨的样子真是我见犹怜!

在看到她拿纸巾轻轻的檫拭了一下眼角,我于是紧接着开口问道:“那么麻烦你好好地想一下,自从你发现她失联的情况后,再到她的公寓里面,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这时候,王丽已经在手上的本子上记录着我们的谈话了,我心下想到,何薇能白手起家,打下如今这么大的家业,对一些事情的看法和观点肯定是有独到之处的。

只看到她在听完我说的话后,仔细的想了一下,然后开口道:“在我女儿何薇那里,看到她房间里的物品摆放,就晓得她晚上没有家,她公司那里打电话给我,说她昨晚是在加班,可是早上并没有去上班,他们的保安也能证明她下班后走出了事务所的办公大楼;我也在她房子里四下找了一番,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情况;她失踪到现在,电话也关机,她有可能会去的地方和她的亲朋好友那里,都联系过,这些人也都不知道她的下落;现在,我对此也是毫无办法可想了,只有寄希望于你们警方了,希望你们能尽快的找到我女儿!”

“这一点,可以请您放心,我们警方肯定会尽快将你女儿找到的;如你刚才所说的,那么何薇目前是下落不明的状态,对了,她最近有没有一些异常的举动,又或者是她工作上有没有遇到一些棘手的问题,比如因为辩护某件案子,而得罪了什么人,自己却不知道的;这些方面上,您在好好地想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信息能帮到我们的!”

何琪听后,又仔细的想了一番,过了一段时间,才缓缓开口道:“我女儿何薇工作上的事情,基本都会跟我说的,最近她表现得一如往常,要是有不对劲的地方,我是肯定会发现的;至于杨组长你所说的,她虽然帮助过一些过弱势群体打过官司并胜诉,无意间也许会得罪一些人物,不过那些人就是冲我的面子,也不会碰她的;她工作的这几年,名声是有点响,平常也嫉恶如仇,不过她对于一些大方向的把握,我还是很放心的,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发生过一些如仇和报复之类的事情!”也不怪她会说出这番话,她现在拥有的私人公司,位于天之城十大集团之内,其个人财富也位于s国前十位,身上也有着很多各种各样的光环,能力和手段那就不必多说了,自己的人脉也是十分广的,基本上是不可能有人打她们母女的意的;自从何薇失踪后,她不仅打电话给她的前夫铁战局长,同时也运用了自己的人脉和一些不方便被人知道的手段,希望这几方面多管齐下,能尽早找到女儿。

我听完后,思考了一番,开口说道:“那么以你个人所见,何薇的失踪是偶发性的事件还是有组织的预谋呢?”我个人对她一个人能打拼到现在的地位,心下也是有几分佩服的!

“嗯,我想这应该是一起突发性的偶然事件,”何琪如此答道。

听到她的答后,我想了下,于是说道:“现在能否带我们到她的房间去看一下!”

“好的,没问题,”说完,何琪就站起身为我们带路,而我和王丽在她的身后,随着她的脚步而向前走去,只见上了通往二层的楼梯后,楼梯上面的墙上也挂了一些很具有抽象性的画作,她见状向我们解释到,这是何薇一时兴起而所画的涂鸦之作;我却从画作上发现其绘画功底也不浅,看样子是下过一番功夫,不过这些抽象性的图案,大概也就只有何薇本人才知道其中的意思,在到了二楼的一处紧闭着的房门前,何薇的脚步也停了下来。

她上前将房门打开,然后对我二人说道:“这就是我女儿何薇的房间了,她除了加班到很晚无法来,而在那边休息;基本上都是会这里的,她平常并不喜欢到一些娱乐场所去玩,交际的圈子也并不广,你们可以进去看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于你们来说,对侦破案子能到帮助的东西,”说完,让开身子,示意我们进去检查一番。

我和王丽之间互相的点了一下头,就各自从裤子口袋里拿出了一副橡胶手套带了起来,带好后,我们就走进了何薇的卧室,只看到这间房子是以一种粉色调来布置的,空气中还散发着一种淡淡的清香,不知道是什么味道;化妆台上的东西并不多,也证明其在容貌上没有做过多的打扮,不过在看到摆放在台子上的她的相框,我把它拿在手中后,从照片上,可以看到上面的女子一身律师服的穿着,整个人显得十分的精神抖擞,但表情上显得有些冷峻,有点不近人情的感觉;但是她的相貌还是十分漂亮的,肯定是遗传了她的母亲何琪,我发现其和铁局相像的地方不太多,大概也就在眼睛上有些相似吧;我边打量着周遭的布置,边翻看着一些她的物品,看看能否有些什么发现;而和我一同进来的王丽,则打开了一些柜子和何薇的衣帽间,进行翻看着,有时还会蹲下身子,看看床底下有无东西存在;不愧是重案组的一员,工作起来十分的仔细认真,不放过任何值得怀疑的地方,也不留下任何地方的死角,在屋子里面,细心地找检查着;过了一会,我打开房间里的另一道门,发现是一个洗浴的地方,二者连接在一起,对卧室的人而言,很是方便;走进去我在里面看了一番后,就将门给关上出来了;而何琪一直都在门口看着我们的举动,其内心深处也希望我们能发现些什么。

时间有些熬人般的过去了大半个小时,我和王丽不约而同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并将橡胶手套也给褪了下来,然后,我们相互之间交流了一下眼神后,在我的示意下,王丽开口说道:“何夫人,这里我们已经检查好了,您看有没有什么其他的地方要带我们去看一下的!”

门口的何琪听到后,略微思考了一下,答道:“没有什么其他需要注意的地方了,这里就是我女儿休息的地方,同时她也喜欢在里面办公;对了,你们有什么新的发现吗?”

王丽听后,看了一下我,然后说道:“这里并没有什么新的发现,你看能否把你女儿另一处房产的钥匙交给我们,让我们也去看一下,看看能不能发现些新的线!”

“好的,你稍等一下。”说完,她转身向楼下走去,见状,我和王丽也随之一起下去了;到了楼下后,何琪在摆放在沙发上的一件大衣里面一番找,在里面拿出了一串钥匙后,就把它交给了在一旁等候着的我们,并且将钥匙的具体作用和何薇另一处房子的也告诉给了我们。

我示意王丽将钥匙收下和把记录在本子上后,就开口道:“等我们在你女儿另外的住所检查好后,我会第一时间把钥匙还给您的,看到她点了点头,表示认同的样子后;我接着讲道:虽然我们在这里并没有什么发现,但是一有何薇下落的消息,我们会即时通知您的;另外,也希望您有什么新的发现或是接到了关于她的电话,也能第一时间通知我们。”

“好的,这一点你们可以尽管放心,对于找到女儿的迫切心情,我更胜于你们;对了,我给你留一个电话吧,说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了我;接着讲道:这是我私人的名片,上面的电话是24小时开机的,我也希望我们双方能随时保持沟通联系!”

我拿过这张名片,发现上面除了何琪的名字外,就只有一个手机号码了,看样子不怪她说,这是她个人的私人名片了,我觉得和她平常用来洽谈生意,结交各类人物所用的,肯定是有所别的,在将名片收好后,我也从自己的钱夹里拿出了一张名片,递给了她;并开口说道:“这是我的联系方式,您有什么关于案件的情况或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都可以拨打上面的电话,这个也是24小时待机的!”

何琪拿过我的名片,把上面的号码记熟后,就把它输入到自己的手机上了,最后,还把名片慎重的收了起来;此时,我们三人都坐在沙发上,气氛显得略微有些凝重,过了一会,她抬头看了一下墙上的石英钟,然后开口说道:“时间已经不早了,要不你们在这里吃个便饭吧。”这话说出的同时,我和王丽也不由得看了一下手上的手表,才发现时间已经将近中午2点了。

我听后答道:“何夫人,您的好意,我们心领了;不过,这不符我们的规定,要是没有其他的事情,我们今天就先告辞了,”说完后,王丽也将本子和笔收了起来,并和我一起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那好吧,我也不难为你们了,要是有什么新的进展,希望我们双方能及时保持沟通,”看着我们并没有留下来吃饭的意愿,她也不勉为其难,说话时也起身,将我们二人送出了别墅的大门,站在门外,我看何琪好像还要说些什么,但好像是顾忌一旁的王丽,显得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我见状后,示意站在我旁边的王丽,先去车子里等我。

看到王丽的身影在进入了车子后,何薇才站在门口对我说道:“你是重案组组长杨天吧,我早上打电话给你们局长的时候,他说会让他的得力干将来承办此案的,想不到却是你,我对你的功绩可是有些如雷贯耳呀,你们局长将我和他的关系,也告诉你了吧;看到我点了一下头,她接着道:我和他已经是过去式了,这些年也没有什么交往;至于我女儿何薇,和他也应该没什么来往,我并不希望现在的生活被打破,要不是这次发生了这种事,我也是不会打电话给他的,”说完后,语气也显得有些低沉。

我听后,答道:“您和我们局长之间的事情,铁局他也简单地跟我说了一下,他也不希望打扰你们母女现在的生活,毕竟,他目前所处的位置也决定了一些事情,您请放心,局长特别交代过,这件事情由我来亲自办理,不会对外界泄露出你们之间的关系的!”

何琪听到我的答后,不知在想着些什么,过了一下,才开口向我问道:“这些年,他还是一个人过的吗?看我点了点头,又说道:有时,你也劝劝你们局长,有的事情过去也就过去了,生活还是要朝前看的,另外让他自己多顾顾自己的身体,哎!”说完这些后,就和我简单的告别一番,就转身进去,并将大门给关上了。

我站在原地,想到她说的这些话,不由得摇了摇头,也向停在一旁的车子走去,打开门就坐了进去;王丽见我的情绪像是有些低落,也不好多说些什么,就发动车子,向别墅外面驶去,而此时别墅大厅靠向外面的一扇窗子前,正站着何琪的身影,直到我们的车子离开她的视线后,方才转身向楼上走去,因为她女儿何薇的失踪,她今天并没有去上班,而是打电话告诉她的秘书,交代了一下工作,只看到她的步伐显得有些沉重,眉头也不由得皱了起来,不知在考虑着些什么!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