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妻被動進行時(10)D(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淫妻被动进行时()d淫妻被动进行时作者:guangyingfeng255发表于:***********************************我的书房:spring4u?tid=7943***********************************()艰难抉择(d)一时间满脑子里都是浆糊,等我过神来的时候,妻子已经站起来旋风般的朝厕所冲去,张婷在后面尾随,走前还沖二狼丢了个眼色,这完全证实了我对幕后人的判定。

“妈的,这婊子也太兇悍了,刚才有一下痛死啦,我都以为快断了。”龙玉忠边揉着胯下的小边说道。

夏意也是心有余悸:“是啊,当时你就不应该和她硬顶的。”

“我也是折腾火了,而且也不愿意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啊,就想拼一把,和她比比看,不过搞不好两败俱伤啊!幸好她真的来了,还挺及时的,要不然还真有点麻烦。”

夏意有点小兴奋:“是啊,没想到她居然是个女的,还是挺漂亮的啊!不如我们连她一起……嘿嘿……”

“算了,不要节外生枝,她的底细我们一点都不知道,搞得定荣婉愔就大功告成了,你别多事先。”

一计不成,死胖子又心生一计:“那现在那个女人的手机在我们这里,要不要打电话给她老公,让他老公过来看看等会她的骚样?”

“唔……还是算了,现在就闹大不好,不能只图一时之痛快,她和老公闹翻了,彻底没了顾忌,我们就不好办了。”

“……”

二狼接下来聊了一些不怎么重要的话题,我在心里先暗鬆一小口气,看来张婷心机虽深,但和二狼没有过深的纠葛。她加入他们,从目前看来,应该是机缘巧适逢其会。不过我转念一想,如果这样那也太巧了吧?难不成还有什么其它我不知道的?如果是真的那才叫麻烦呢!

思间,婉愔和张婷这一大一小俩美女从侧门走了过来,张婷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一直找老婆说话,婉愔则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看来对她还是有戒心。

刚刚将肚里的垃圾排完的妻子一副神清气爽的模样,看来她的恢复能力真不错。落座后夏意从背包里拿出几瓶饮料供大家饮用,妻子在观察了瓶口之后也和他们一起饮用了。接下来的十多分钟里,两男两女各自聊开了。

二狼我没多听,张婷一直用豔慕的语气在追捧妻子,诸如:“姐姐你好漂亮啊”、“姐姐你为什么皮肤那么好,有什么秘诀没有”、“姐姐你身材真棒”、“姐姐你气质真好”、“姐姐你真是敢玩”之类的。她的亲和力还是不错的,妻子渐渐地也和她热络起来,虽然没有敞开心扉式的交流,但也比之前摆出一副防卫的架势要好太多了。

听了他们的聊天,我大概能猜测出走神的那几分钟他们的谈话内容。二狼对张婷说婉愔是他们的已婚朋友,出来找刺激,但还有点放不大开。张婷则对婉愔的行为讚歎不已,极力地推崇她为女权义的典範,为弱女子争了一口气,说什么女人不是婚姻的奴隶,有追求自己快乐的自由云云。婉愔也不想让新加入的人知道太多,也比较配地扮演她的角色。

在十多分钟的时间里,他们从生涩到貌似热络的聊天,拉近了距离、缓和了气氛、放鬆了节奏、平复了心情、恢复了身体,为顺利到下一个环节做了较为自然的过渡。

在龙玉忠的安排下,以婉愔为中心,夏意在左、他在右,张婷则在前座身观摩,又可以遮挡前面观众的目光,还可以观察后门有否来人,真是妥贴呀!这种安排连婉愔都挑不出什么毛病,为了符她扮演的身份,不让张婷这个“后来者”发现异常,她羞红着脸默认了这个安排。

女人可能真的天生就会演戏,婉愔扮演的苦闷少妇拿捏得挺不错的,二狼也很配她,同时也装作和张婷素不相识可惜张婷是知情人,看着双方卖力的表演之余,不免在心里暗笑不已。不过这样说来二狼其实也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唯一被蒙在鼓里努力表演的就只有妻子一个。

女人天生会演戏在张婷身上更表现得淋漓尽致,她一副涉世未深的大学生模样,还将脸上的惊奇、羡慕、佩服表现得恰到好处。本来婉愔很不习惯让人盯着看,可是看到她无辜天真的脸上充满期待的表情,一副拿婉愔当女权先行者和偶像来崇拜的样子就没法拒绝,只好自己将目光转开,避免尴尬和不自然。

她不知道的是,当龙玉忠的手摸向她下部的时候,她眼神里不由自地透露出慌乱之色,同时身体轻轻的向左退缩,这都让她在有心人的眼里已经漏了馅,只有她还自以为演得很好。

这次龙玉忠决定慢慢的吃这块到嘴的嫩肉,他右手探入裙子下方,隔着裤袜先轻轻按摩婉愔的小腹,没有一开始就直接进攻私密部位,让婉愔抵触心理没有一下子提得很高。一会之后,他手搓动的範围越来越大了,婉愔也觉得小腹开始慢慢地发热,适应了龙玉忠手掌的温暖,让她觉得很舒服。夏意在旁边想动手动脚,被她不轻不重的拍了下,胖子只好讪讪的将手收。

就在此时,龙玉忠的手穿过了裤袜和内裤的覆盖,直接在婉愔光滑的腹部抚摸起来,由于双方的温度相近,婉愔的身体没有抵触反应。当手指摸向阴阜的时候,她开始受不了前座张婷炙热的目光了,张婷就像馋嘴的小孩看着别人吃糖一样,眼里都是羡慕和期待。婉愔不好意思面对着这么纯净的目光被老公之外的男人亵渎,所以选择将眼睛闭上。

这样的动作其实也是一种身体语言,女性几乎完全放弃抵抗了,龙玉忠当然没有放过那么明显的暗示,适时地加大了对阴部的探,没过多久,她的神秘花园里再次流出蜜水。婉愔背靠座椅,双腿分开,龙玉忠右手则在她双腿间活动,真是一幅淫靡的场面。

这个环节龙玉忠弄了有十分钟之久,我都等的快不耐烦了,婉愔阴道流出的淫水也将龙玉忠的右手、内裤和大腿根部的白色丝袜给浸湿了。

龙玉忠在她耳边轻轻的说:“我们把裤袜脱掉好不好?”

闭着眼享受的婉愔迟疑了一下,还是轻微的摇了摇头。

“那接下来活动就不方便了。”

婉愔尽力地让呼吸悠长平稳,也不答话。

在龙玉忠眼神的示意下,夏意从背包里拿出一把小剪刀,扯出她湿透的丝袜裆部,快速的剪了两刀,然后用力一撕就扯出来一片白色,这样婉愔的白色连体丝袜就变得好像那种情趣丝袜一样了,中间对着女阴的部份是空的。

听见撕裂声,婉愔睁开眼,正好看见夏意继续用小剪刀横剪小内,她下意识的说道:“不要!”并用手推向夏意企图阻止。可还是晚了,她肉色内裤的裆部被一刀剪开,虽说在她的制止下,夏意想再多剪一刀好扯出小裤裤的想法没能实现,但整个阴户最后的遮挡已然不存在。

既然木已成舟,多说无益,婉愔只能为她的小妹妹保住最后的两片破布,留一点心理上的安全感。夏意则捧着被她淫水浸湿的白色丝袜裆部不停的嗅,还故作一脸陶醉,样子十分贱蕩。婉愔有些忸怩,伸手想拿,却被夏意拿远躲开,既然已经不可能夺,婉愔遂不理他,由他去。

夏意看见动作已经刺激不到她,就改用语言去撩拨:“哇!她的骚水味真好闻,不但没有腥啊臭啊的各种怪味,还有一股淡淡的香甜味。”

“真的?”婉愔没有搭理他,倒是张婷兴緻勃勃的接腔了:“我看看,嗯,确实。这很难得啊,有异味的原因是阴道内部有炎症,大部份的中国妇女都有不同程度的阴道炎症,所以这些女人的私处都会有或轻或重的异味,只有少部份人没有,而剩下没有炎症的女人中,绝大部份都是无色无味的,又只有极少数人的味道是好闻的,所以,姐姐你这里是万中无一的啊!”

“这样啊?那岂不是说我们遇到一个极品屄!”夏意大乐。这人有一本事,无论多雅多有意思的事情,他都能说得特俗。

“可以这么说。而且你看,姐姐的阴毛很多,连后面都有,这叫芳草掩洞,这种阴毛一直连到屁眼週围的女人,下面都比较卫生,比较乾净。”张婷头头是道的接着说。

“哇,那这样玩她的菊花岂不是很爽?”夏意兴緻更高了。

虽然闭着眼,但听见他们对自己最羞人的私处评头品足的,婉愔很不习惯,正要开口制止,可被龙玉忠的动作打断了。

原来在慢慢地摸了十多分钟之后,妻子已经流出了大量的淫水了,刚刚更是扯开了束缚,有了足够的活动空间,龙玉忠就开始用被打湿的手指捅入蜜穴。就在他们聊天的这几分钟里还是动得挺慢的,现在随着阴道已经适应手指的入侵,他开始持续的加速了。

龙玉忠右膝着地的单腿跪在妻子跟前,无名指和中指成弯钩状没入体内,小拇指和食指自然弯曲留在体外。之前我一直嫉妒老婆的首次潮吹献给了廖崴那小子的手指,我坚持不肯承认他的技术水平比我高,而是认为他佔了场地环境等诸多方面的心理优势。可看到今天龙玉忠的表现,我不得不承认他比我强上不少。

如果说廖崴的动作是快速中带有点威猛的话,那龙玉忠的抽插动作显得非常协调自然,透露出游刃有余的感觉,整只手臂的发力非常和谐柔软。简单讲就是恰好,每一下动作都能点中老婆的g点,可又不多浪费一分力,这既节约了他的体力,保证了持久性;又不会有多余的力道碰到婉愔的嫩肉,让她觉得不舒服。

关于技术的优劣不用多说,看老婆的身体语言就知道了。之前酝酿感觉的那十多分钟里,即使偶尔被摸中阴蒂头,即使小穴出了很多水,她都能控制好自己的身体反应,没有流露出明显的异样。手指开始抽插的这三五分钟热身时间里,她也勉力压制,顶多是脸色红了一点,呼吸不够顺畅,眼神比较妩媚,除此之外就再也没有表现出更多不同。

可从现在开始,她之前刻意保持的镇定就成为了泡影,让你知道,这世界上没有不会动情发骚的女人,如果有,那是你挑逗的方式不对,或者刺激的程度还不够。

妻子感觉小穴里的麻痒感一下子增加了很多,积累多了就成为一种明显的浪潮开始快速的扩散到全身,随着龙玉忠的手指一下一下的扣中小穴上端的某处,她感觉到了体内升起了一种强烈的酥爽和期待并存的感觉,可能这正是龙玉忠不用尽全力冲撞的高明之处。

可以唤醒女人身体中隐藏得最深的慾望,让她在享受的同时又不由自地配,婉愔仅存的几分理智中发现自己的屁股不知羞耻的在上下迎龙玉忠手指的动作,这让她觉得很羞愧,可又不愿也没能力制止身体的本能动作,只能通过一顶一顶的迎接方式来告诉入侵者,希望它插得更深,插得更爽些。

刚开始还能通过咬住下唇来让自己不发出恼人的声音,可随着他加速到了最快并保持的时候,她也丢掉了自己的矜持,仰着头任秀髮乱摇,檀口不受控的张开,“嗯……嗯……哦哦……嗯……啊……啊啊……”一声声淫叫从鼻腔顽强的钻出,又扩散到整个口腔。

呻吟声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密集、越来越勾人,让对面的张婷都忍不住面红耳赤。好在电影院的音响效果起到了很好的掩饰作用,再加上其他人又坐得比较远,否则还真担心被别人听见。

之前微红的双颊,现在也是红丝密布,这是女人动情的重要标誌之一。偶尔张开的明眸也是没焦距的扫动,能看见什么不清楚,唯一能确定的就是满眼的情慾之火。她的双手紧紧地抓着两边扶手不放,趁着老婆开始发浪的同时,龙玉忠将她的右腿往上一抬,将膝盖内侧放在扶手上,压住她的手,夏意也马上有样学样。妻子虽尚残存几分理智,但早无余力阻止。

现在,如果影院前排的人起身往后门走去的话,定可看到这样一幅场景:两男一女分别在前方和左右围着一个成熟靓丽的美少妇,她白色的丝袜美腿被折叠抬起,阴唇充血自然打开,右侧的男子半跪于地,右手快速的在其秘处耸动。她的身体随着这个节奏一上一下的轻微抖动,髮梢飞扬,下身传来的水渍声和口中发出的叫春声混在一起,是那么的勾人魂魄。

这真是够骚浪啊,我的分身硬得发痛的同时也不由得在心中暗自恼火,怎么在别人面前都比在我面前放得开,还是她真的是骚货一个?恍惚间我都无法分辨了,只诅咒着希望这样的状态早点结束。

果然,没过多久,在妻子逐渐攀高的呻吟声中,她突然间身体一僵,然后熟悉的声音响起:“要来吶……啊~~”最后那一声是那样的有力,充满着激情,还有极度释放后的快感。

在她达到顶点的同时,一股清亮亮的泉水从妻子的胯下直喷而出,打得地“滋滋”作响,接下来的第二、第三股力度逐渐变小,分别打湿了龙玉忠的手和影院的坐凳。

是的,我老婆又潮吹了,又在别的男人的指姦下潮吹了,为什么我努力求之而不得的,其他男人来一个得一个,我在胯下极度膨胀的同时感觉到了满嘴的苦涩。

龙玉忠得意的将手抽出,翻腕后手指朝下竖着,让婉愔的淫水一滴滴的滴在她的白色丝袜上,这是在炫耀。身前的张婷双目圆瞠,估计她也从没亲眼看过女性的潮吹场景吧!夏意也在旁边捂着老二直咽口水,我看见他的喉结“咕噜、咕噜”的上下滚动。开始慢慢从高潮的余韵中退出的婉愔则为自己刚才不知羞耻的表现而感到羞愧,努力地把双腿放下来,让身体坐直。

张婷一副讚歎的样子:“姐姐,你太厉害了,居然会潮吹哎!你看喷得地和座位都湿了。你找来一起玩的两个男人也不错,让你嗨翻了,你不知道刚才自己都爽成什么样了,你可真会享受啊!”

听着对面的小女生貌似真挚诚恳的讚赏,婉愔觉得特不好意思,就儘量云淡风轻的转移话题道:“是吗?小妹妹,你要不要也来享受一下?感觉确实挺不错的哦!”声音中带着几分慵懒,显得更加性感。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