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世媚魔传】(11)(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作者:玫瑰圣骑士第十一章媚魔淫命林嫣然痛苦的哭泣着,这两种命运的交替展示的心痛让她犹如身受酷刑一般。

可是那心魔却是最喜欢看的女子欲求不得的苦样,法力无边的弹弄着显示林嫣然命运的七弦魔琴……温馨的男女情爱的画面破裂消失,转而是一条波涛汹涌的大江,大江两边两岸崇山峻岭,悬崖绝壁,风光奇绝。几艘白帆货船逆流而上,那货船吃水极深显然是载满了重物。

因为是逆流所以每艘货船上都有十几条纤绳拉动,每根纤绳的尽头都是一条条脱得精赤的男女纤夫,在江水拍打的岸边险石上踩着前人的脚印缓慢拉着船。

一个赤裸的女子纤夫,拉纤绳的麻布套子紧紧地勒着发亮的香肩,女子哈着腰肢丰满的乳房随着向前缓步而前后摇动着,白皙双乳上那长长的深红乳头上依然穿着粗糙的乳环,只是双乳乳环被一根如链相连,乳链随着女人美丽身体的扭动来晃动显得淫靡异常。

她那曲线光滑的裸背也被太阳晒成了红色。那裸女子轻轻的抬起俏脸,正是三十五岁的林嫣然,此时裸身拉纤的她少了少女时的俏皮,眼角眉梢满是男女欢好后的风情。一双美睦也不时地不知羞耻地扫视着男纤夫壮硕的后背,和挺直的肉棒,显然是长时间当风尘女子的习惯动作。

“啪啪。呀,疼啊。”稍稍的迟疑就让林嫣然的裸臀被监工无情的皮鞭抽打。

“林婊子,你这队比别的队拉得慢啦。”监工恶狠狠的说道。

这个拉纤的队伍不同于其他,每个拉纤的头人必然是个赤裸女子,其余的男女纤夫只要一抬头即可看到领头女子拉纤绳时撅起的翘臀和两腿间肥大抖动的肉穴肉瓣。

林嫣然妩媚的眼神瞟了一眼抽打她的监工,仿佛对刚刚才和自己交欢过的监工就抽打自己的态度不满。然后用力的扭动腰肢,轻张开檀口悠悠的喊道:“嗯,嗯。嗨哟~,嗨哟~夫君们加把劲呀,嘿哟~,嘿哟~,使劲往前拉呀,嘿哟~嘿哟~,拉完了这趟船呀,嘿哟~,嘿哟~晚上让你们随便肏呀,嘿哟,嘿哟”

后面的一串男人听到了号子声一边应和,一边肉棒直起的继续拉起纤绳来,果然比以前更加卖力。

但是这也依然不能让这些监工满意,一个穿着灰衣服的监工跳到林嫣然的前面,双手抓起她双乳乳环上连着的乳链,就好像牵牲口一样让林嫣然赤裸的娇躯向前。

“哎呀~,痛啊。大爷刚刚和奴云雨交欢,奴累了啊~”林嫣然一边奋力的拉纤一边被乳头上的乳链拽得生疼。

“疼你就快点拉,都什么时候了,大人还要下岸游览呢。要是坏了大人的好事,就是把你奶头拽下来也不够补偿。”监工不顾与林嫣然的夫妻情缘恶狠狠的说道。

江边的礁石多而林立,女子的赤足在这如刀般锋利的碎石缝隙中小心的跳着。

被乳链拉扯的林嫣然痛苦不堪无论自己多么卖力,总是赶不上乳链的拖拽。从后面看这个女人,她的赤裸娇躯大幅度向前倾斜着,挂着水珠的白皙小腿也是肌肉紧绷,每迈出一步翘臀的嫩肉也跟着缩紧舒张,两腿间的肥大肉穴的也因吃力而时而收紧时而松弛的蠕动着,性感的裸背也随着健美的腰肢微微的扭动,不时的还可以看到女人晃动的丰满奶子,这让后面跟着拉纤的男人们都兴奋得挺着肉棒。

就在林嫣然光着身子痛得浑身香汗淋漓的时候。一声让林嫣然等众松一口气的喊声传来:“下锚!”所有那裸身女纤夫全都拱起腰肢,绷紧白腿定在了那里,直到那几艘货船在一个缓水处下了锚,才又一个声音命令道:“停纤~”。

于是林嫣然娇喘着一下跪坐在江边的乌黑的礁石上,俏脸上满是不知是水还是汗的流淌下来,她皱着黛眉轻轻地将几乎已经黏在香肩上的麻布套兜摘了下来,留下白皙香肩上的一片红肿。

当林嫣然裸身暂时休息时,几个骑着健马的人顺着江边崎岖的小路走来。那几个监工见到,骑马人纷纷停下手中的活计,抱拳施礼。

“周帮!”“见过帮!”

那为首的紫面汉子一摆手算是礼了,直到林嫣然这队裸体纤夫不远处才跳下马来。

“怎么样?还听话吗?”周帮问道。

“听话,听话。这么重的军粮船都能拉到这里。帮的方法真是妙呀。”一个监工头子佩服般的说道。

“哈哈,这批拉纤的奴隶本是襄州的一伙盗贼。虽然被官军剿灭成为奴隶,但是贼性不改。要不是本帮的妙计,还真是怕治不了这些贼寇。”周帮得意的说道。

“是呀,是呀。在我们乌水帮管的妓院里找几个不太听话的小婊子和这些纤奴一同拉纤。表现好的和懂事的晚上还能在这帮婊子身上免费泻泻火,有这等好事谁还带头挑事啊。”监工头子恭维的说道。

“你说的也不全是本帮的意图。你看这林婊子,据说是长安发配过来的淫奴妓女,以前也是大户家的女子,这几年整天除了和男人肏屄就是躺在床上吃喝,养了一身的肥膘,在这和这帮纤夫奴隶一起干干活,一方面去去她的肥膘,另一方面让她也知道知道咱们乌水帮的厉害,省得总哀求嫖客给她赎身。”周帮看着娇躯紧绷一边喊着淫荡的号子的林嫣然一边说道。

“林婊子,你听到没有?周帮为了调教你们这些淫奴可是煞费苦心啊。还不和你子汇报一下你下去了多少膘?”监工头子说道看了一眼附近的林嫣然嘲笑的说道。

“贱奴淫水儿流见过子,奴在此处受苦已经三个月有余,肚子上的赘肉都已经没有了,足足瘦了三十斤呢,求子让奴去继续接客呀。”林嫣然颤抖着双腿向前跪爬几步说道。

“我看你在这挺好的,再多待些日子吧。”周帮看着林嫣然红肿的香肩和下身肥大的阴唇说道。

“帮饶了贱奴吧,白天拉几船纤,膀子和腿都要累折了;晚上十几根男人的玩意,肉屄和屁眼他们都要呀,苦死小淫奴了。”林嫣然俏脸微红的说几句让帮开心的淫荡话,结果突然发现周帮身边几个身穿锦衣的富贵男女向周帮走来。

“呀,燕儿快到娘这里来。别让那贱奴脏了你的眼睛。”锦衣男女中的奶娘一把抓住一个少年的袖子将他搂在怀里,好不让这个少年看到林嫣然跪爬着的光着屁股的娇躯。

“呦,王大人。此处风景不雅,还请别处去观景。”周帮看到一名锦衣中年男子忙说道。

“嗯,这些奴隶光天化日赤裸身子实在是有伤风化,还不快快管教她们。”

那名王大人斜眼瞟了一眼林嫣然等裸奴有些气愤的说道。

“哎呀,大人您有所不知。这些纤奴常年拉纤,一会下水一会上岸,穿上衣服反倒对身子不好。何况那麻绳研磨,什么衣服会磨坏了。嘿嘿,不过确实是小的不是伤了大人的法眼,小的这就按照大人说的办。”周帮点头哈腰的说道。

“嗯,可卿,我们换个地方游览。”说罢,那王大人轻挽傍边的一个清丽女子就要转身离去。

“你是王郎?”一个清澈悦耳的女子声音传来。

“嗯?”王大人王铎过身子定睛看着林嫣然赤裸的娇躯轻咦了一声。

“我是嫣然啊。”林嫣然扬起俏脸挺起娇躯尽量让将自己最美的样子表现出来后哀声说道。

“嫣然?是你?”王铎声音微颤的说道,眼前的光着被太阳晒得发红香汗淋漓的裸躯,长长的深红乳头上挂着乳环乳链,左右乳环上分别挂着两个小木牌,左乳头挂着的木牌写着:“罪妇:林嫣然”,右乳头上挂的木牌写着:“劳军娼妓”,健美的腰肢下是被开发过度的肥大阴唇,那阴户无法并就好像一朵盛开粉花,冲着自己媚笑的俏丽风尘淫奴女子,竟然就是曾经香艳长安的林家二小姐。

“你认得这个下贱女子?”那个叫可卿的清丽女子,靠在王铎一旁只用斜眼看了看林嫣然下身那肥腻的肉穴就一脸厌恶的问道。

“哼!”王铎迟疑了一下,冷哼一声,转身而去。

“你这个烂婊子,居然丢本帮的脸。打给我狠狠地打。”周帮见王大人尴尬,也觉得这个淫奴弄得大人没有面子于是吩咐监工调教林嫣然。

“噼啪,噼啪。”林嫣然硬生生的挺了几下,她希望王铎还能转过头来,哪怕这个曾经的未婚夫冲自己笑一笑也是一种安慰,可是那王铎却好像逃命一样的离去。只有那个叫可卿的女人,过头轻蔑的看了一眼自己。

“我们王大人怎么会认得这般下贱的女子,周帮可要好生调教这些,这些淫奴啊。”王铎夫人可卿冷冷的说道,但说道淫奴时也是俏脸微红显得不好意思,不过这淫奴两字确实给林嫣然说的。

“呀,奴家错了。别打了。”终于还是无情的现实摧毁了林嫣然的春梦,她蹲在地上不停的哀求着。

“发浪发到大人身上了。就是你的骚屄镶了金边也配不上大人。我看是你的骚屄痒痒了,一会再拉纤的时候把两个野核桃塞到这个淫妇的骚屄里去,掉了就鞭子抽;晚上再把她带到窝棚里,找三十个纤奴肏她,肏得她走不动路为止,妈的。”吩咐完,周帮赶忙尾随王大人拍马去了。

而暗中看着这幅幻象的林嫣然更是无声抽泣,两个命运的交织将她的心都扭碎了。一个命运里是王铎的妻子,另一个命运里王铎却已经娶妻生子,而自己只是个光屁股拉纤的妓女……眼前的幻想尽去,林嫣然一脸泪痕的跪坐在那片青草芳香的小树林里。心魔一边笑嘻嘻的看着她,一边贪婪的吞吃着玉桌上的仙果,一盘子仙果已经被这心魔吃掉了大半。

“求,求仙人救我啊。”林嫣然痛哭流涕的哀求着,看的自己的悲惨命运后她心中充满了无助,而眼前这个心魔却是唯一可以拯救自己的人。

“哟,我可救不了你。你要自己救自己呀。”心魔娇笑着说道。

“求上仙指点呀。”林嫣然见心魔话里有话帮问道。

“嗯,不过你的命宿还没有完。下面让你看看你是怎么死的,嘻嘻。”心魔继续说道。

“按照你原本的命宿,寿元九十六岁,无疾而终,历经三朝皇帝,被封为安国夫人。你死后,来吊唁的官达贵者络绎不绝,皇帝亲颁诏书祭奠,你的一儿一女此时也富贵异常,分别娶了公和嫁给了新皇帝,可谓富贵满门啊。”心魔一边扶琴一边说道。

“至于现在你的命宿嘛,你还是自己看吧~,嘻嘻。”看到林嫣然心不在焉的样子,想来她更关心现在的命宿吧,心魔调笑说完后又一处幻象出现。

漆黑的夜里,大江的码头却忙碌异常。一批壮劳力扛着麻袋,推着独轮车进进出出好不热闹。直到深夜这批货才算搬完,壮汉们纷纷心满意足的领了当日的工钱,要么家找老婆孩子,要么找个小酒馆喝酒,要么去港口深处的几家妓院个快活。

老李拿着手里的十文通宝走在偏僻的巷子里,三十岁也没有媳妇的他正想去一个小妓院泄一泄火,所以也走得冲忙。

“大爷,大爷。”一声呼唤喊着了老李,他转身一看在一处拐角,一张白皙的俏脸正冲着他媚笑着。那女子描眉打眼画着廉价的浓妆,但是这样也不能掩饰女子略微下垂的双颊和有些浑浊的双眸,女子穿着一件掉了色的红粗布衣服,光着两条不再充满青春气息的白腿,赤裸的小脚踩一双草鞋那脚趾甲上还有一丝丝的红色甲油。这正是四十五岁的林嫣然,二十多年的贱妓淫奴生活让她彻底忘记了自己曾经是个多么高贵的女子。

“怎么,卖的?”老李憨声憨气的问道,这片贫民里有些女子受不得贫贱,有时趁着丈夫不在或者默许也干一些暗娼的勾当。

“嗯,卖的,大爷您跟我来吧,包您快活。”四十五岁的林嫣然一脸固化的媚笑说道。

↑返回顶部↑

目录